古希腊学者把希伯来文的“少女”译成希腊文的“处女”。

1.杀手钢弹牙托尼(戴维)在片子最后,他准备解剖狗的时候,好几个笑场的NG镜头,都被导演故意放过去了。
2.导演盖里奇在片中的客串,在一开始Dough出场讲电话的时候,旁边有俩男的,面对观众看书还是看报纸的就是盖里奇。
4.艾维坐飞机的镜头,就是经典的去机场路线:乘黄色出租车(纽约曾经的一个标志)离开(美国)加上协和号飞机。
协和飞机主要用于执行从伦敦希思罗机场(英国航空)和巴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法国航空)往返于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跨大西洋定期航线。
5.在土耳其他们第二次去找吉普赛人米奇让他打拳时,谈到猎兔子,说如果兔子跑不过猎犬
它就玩完了,之后还加了一句“在德国人到达之前” 一是榔头托普是德国人
他们意思是在那个杀人狂来之前,另一种说法是,二战后,德国占领过的国家就很爱开德国的玩笑。
二是get fucked”有两种解释 “完蛋了”或者“被干”
汤米的理解是后者(通篇不少笑点都是嘲笑汤米的智商)这个笑话还被吉普赛人重复了一遍
6.吉普赛人做生意总是附赠狗,因为吉普赛营区强烈的“气味”,所以狗总是会跑回来。
7.关于钻石86克拉变成84克拉,是因为狗狗消化了两克拉。之前榔头托普说,猪有强大的消化能力,连骨头都可以消化掉
就有暗示。
(你得把死人脑袋剃光,牙齿拔掉,以免猪消化不了。当然,你也可以等猪吃完之后再做,但你不想在猪屎里捞东西吧?
它们能消化骨头。一次搞定需要至少十六头猪。所以要留意有养猪场的人。
它们吞下一具两百磅的尸体,只需要八分钟。这意味着一头猪每分钟可以消化两磅生肉。
所以才有人说“猪很贪婪”。
报应是基于正义的责罚,由一个适当的替身予以执行。
猪会完成狗做不了的事情。)
8.在片中扮演大块头蒂龙的黑人演员艾德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他本想得到保安的角色,却被里奇一眼看中,进而成为片中笨拙不堪的驾车劫匪
9.东尼,中弹六枪,没死,然后杀了那个开他六枪的人。仔细地视觉化一下这个场景,是低俗小说,一个男人忽然走出近距离对着萨缪尔杰克逊和约翰特拉沃尔塔连开了数枪,但却一枪没有打中他们;还有上一个处女的希伯来语与希腊语的桥段,对应的是萨缪尔杰克逊每次杀人前都要先念一段圣经说。
10.刚刚开场是,四个人的装扮是戴着柱形有帽沿的帽子,头发很长且扎成两股辫子在脸两边垂下,这是犹太教的典型穿衣打扮。也风趣的说了犹太人不是天主教,所以在对天主教高谈阔论。

在这接近零点的时刻,我敲下了这些字。越来越喜欢这黑夜,寂静的无声息的时刻,思考,怀念,释放某种感情。也越来越喜欢怀念,虽然放下过去才能更好的迎接未来,但我可能就是这样一个怀旧的人吧,并不是困在过去,而是寻找一种感动。

(枪)重才好,重才可靠。即使没子弹了,也可以拿来砸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piece阿单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亲爱的小庄和与你同生共死的兄弟们:

“我想要兴奋点,不是吗?”
“你在发疯,和兴奋没关系。”

你们好!

我最不想欠他人情,因为这意味着我落在他手中了。

我知道你们永远也看不到这封信,因为我们生活在两个平行世界。

我不喜欢离开我自己的国家,特别不喜欢离开有阳光和沙滩,还有鸡尾酒跟草帽的地方。

似乎我已经给好几个我喜欢的角色写过信了,陆励成,唐山海和你们 。

(说处理尸体)
我听说最好的办法是拿去喂猪。
你得把猪饿上几天,然后它们看到碎尸会像看到美味大餐。
你得把死人脑袋剃光,牙齿拔掉,以免猪消化不了。当然,你也可以等猪吃完之后再做,但你不想在猪屎里捞东西吧?
它们能消化骨头。一次搞定需要至少十六头猪。所以要留意有养猪场的人。
它们吞下一具两百磅的尸体,只需要八分钟。这意味着一头猪每分钟可以消化两磅生肉。
所以才有人说“猪很贪婪”。

你们是共和国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真的,羡慕你们,可以把自己的青春热血,全部的责任和爱,都奉献给部队,奉献给祖国。不知道为什么对军队有一种无理由的好感,大概是部队里有无条件的服从、忠诚和信任,还有一群在那种很艰苦很累很危险的环境里和你一起生活的战友。或许,你们在生活里会互损对方,但在战场上,你们也是愿意为对方挡子弹的人。你们的同生共死不是玩笑,而是一句誓言,不为感动任何人,只是因为你们之间的绝对信任。这种战友之情,是一个兵为何深深热爱着部队的理由吧。

报应是基于正义的责罚,由一个适当的替身予以执行。

我喜欢军人的果敢,干净,利落,忠诚。你们经历的生活让你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那也是一种姿态。当你们老了,不会随着时间改变的,军人的姿态,不会被你脸上的皱纹,微微佝偻的身躯所掩盖。老兵永远不死只会逐渐消亡。

猪会完成狗做不了的事情。

重看特种兵,最为感动的两处,你和小影的爱情;十一年后,你和战友重逢的一句我想你们。不想评价什么,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本来生活是那么完美,一颗子弹改变了一切。最初的样子,再也恢复不了。小影不在了,你也不再是一名军人。不知道你如何放下她的尸体,不知道你如何脱下军装,不知道你如何和战友说一声再见,不知道你如何敬最后一个军礼。一天狼牙,一生狼牙。她带你来,也带你离开。你讨厌的地方,在你深深爱上它之后,却不得不离开了。命运,也许是想给你这个喜欢艺术的青年一场经典的转折戏吧。

“干嘛叫他‘闪弹鲍里斯’?”
“因为他会躲子弹。”

特殊意志打造的钢铁部队,你是其中一员。十一年,其实你都不曾离开。你仍然爱她,爱他们。即使后来你遇见了丫头,你走出了心里的那道坎,你还是没有忘记她吧,你心里纯洁而美丽的梦,也只成了一场梦。

喝奶补不了奶的。

你被警察拘留调查时,带着手铐的你,看见了穿着军装的他们。“我想你们”,眼泪已落下。重逢,总是那么让我感动。最初的最初,你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最后的最后,你重新拿起了枪,你的枪。“在那一刻,我真正的拥有了所有”。

人类的消化系统还不完全适应乳制品。

虽然我仍然会怀念着最初的,那个天生就是藐视权威的你,怀念026的仓库保管员,西伯利亚狼。但毕竟以前只是以前,只能不断提醒自己。

你的枪侧面刻着“仿真制品”。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还好你回来了,而他们还在。

人生苦短啊。托普不爽的话,我们的人生就真的很短了。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你。

谁会去抢两个坐在烂车里,拿着两把枪的黑鬼?

Ps:原谅我还是希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也许吧,你真的不能当一辈子的兵。你属于自由与艺术,也属于纪律与军队。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此致

                            敬礼

                                        2017.1.5  0: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